四川丹棱县纪委派40名挑刺工暗访政府部门作风

2019-09-28 11:46 来源:网络整理

  本报记者 徐霄桐

  最近,在四川省眉山市丹棱县,“挑刺工”3个字火了起来。

  这是丹棱县纪委的新招,他们选聘了40人,到全县各个政府部门服务窗口、项目工程等领域暗访打分,纪委则将结果汇总核实后,进行通报。

  县纪委书记骆仕明说,他们希望通过此举,改进丹棱县的行政效能和作风建设。

  神秘的40人名单

  2013年10月,退休的王爱娟接到了社区书记的电话。电话里,书记让她去纪委一趟,说是“有事情”。到了纪委,那里的人告诉她,想请她去模拟办事,“其实就是去暗访”。

  分到她头上的是民政局。进了民政局大门,按着事先的设计,王爱娟问那里的工作人员:“我儿子当了兵回来,在家待业,能办低保吗?”

  紧接着,王爱娟又去了就业局,问的问题如出一辙:“儿子当兵回来,在家待业,想找工作怎么办?”

  两部门的工作人员对她的解释颇为细致,她觉得很满意。

  发改委干部蒋芝的暗访就没那么皆大欢喜。一次,她暗访县里某工程,发现现场的监理和经理人员与招标书上的完全不同,这明显违反了要求。县纪委也因此责令这一工程限期整改。

  在丹棱,如王爱娟和蒋芝这样的人还有38人,他们在全县不定期暗访监督,将结果上报县纪委监察局。

  谁是暗访的“挑刺工”?这个答案,在全丹棱县,只有纪委纠风办主任游利萍与执法和效能监督室副主任陈顺刚知道。此举是为了防止暗访人员在暗访时被人认出,同时保护他们不被打击报复。即便是暗访人员相互之间,也不知晓身份。

  暗访名单上共有40人,人员由四类构成。一类是纪检监察干部,从全县100人中抽取6人;第二类是专业人员,由县委县政府的工作人员构成,共10人,特意加入了来自发改委、审计、财政、媒体的人员;第三类是普通公众,共16人;第四类则是特邀监察员,这部分人员与其他三类人员存在一些重叠,丹棱共有30名特邀监督员,此次从其中21名普通群众中抽出了8人,来担任暗访员。也就是普通百姓的人数占了60%。群众暗访员的产生,目前主要来自社区乡镇推荐候选人,再经过纪委筛选,如王爱娟,就是一个平时热心社区事务的人。

  骆仕明表示,纪委早先也曾考虑过40人全部由普通公众组成,但考虑到有些行政、审批程序相对专业,普通百姓并不了解其中细节。“普通老百姓可能只会看态度好不好,但可能有些手续3天能办完,他拖上7天,还有,有些不必要的程序,这些猫儿腻,只有相对了解内部运作的专业人士才能识破。”骆仕明解释道,因此,在暗访员的名单里加上了一部分政府工作人员。

  游利萍介绍,暗访过程实行暗访人员、暗访小组、暗访对象“三抽签”制度,随机抽人员、抽小组、抽对象。暗访人员相互都不认识。

  为了杜绝“内鬼”通风报信,执行任务出发前,“挑刺工”要交出手机。同时,为避免一位挑刺工多次暗访同一单位的情况发生,他们对“挑刺工”人员库实行动态管理,将多次参与暗访、身份暴露的挑刺工进行调换,防止挑刺工在被暗访者面前成为“熟面孔”。

  另外,为确保暗访质量,暗访过程中,他们反复强调证据意识。一般来说,证据为全程录音。如有特别需要,他们还倡导摄像取证,如采用偷拍技术。

  被逼出来的改革

  事实上,就监督工作来说,暗访并不是什么稀罕事。

  丹棱县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李开鹏曾被聘为县工商局的行风监督员。每当他跨进工商部门的大门,总能在墙上找到自己的照片,还配着鲜明的标注:行风监督员李开鹏。见到这种情形,总让他一阵苦笑,“都认识我,还暗访监督什么?”

  纪委的暗访,也渐渐被许多部门单位找到了应对的门道。调任宣传部前,李开鹏曾在丹棱县纪委工作。一次,才带着摄像师走出机关大门的他,就接到了朋友的电话:“你是不是去暗访了?去哪个单位?”“一个个都盯着呢”,李开鹏笑着说。

  每逢节假日前后,都是纪委监察的重点时间。纪委通常会组织人员到各个部门单位,检查是否存在迟到、早退、不到岗的情况。上有政策,下也有对策,骆仕明表示,一些人摸清规律后,平时懒散些,检查前后,做好准备。

  官方监督困难,民间的反映渠道也不通畅。在纪委工作的时候,李开鹏曾与一位企业家闲聊,言语中,这位企业家对一些单位部门的工作效率和态度颇有微词。可当李开鹏以纪检干部的身份,请他告知具体什么单位存在什么问题时,这位企业家一下子变了说辞:“都挺好!都挺好!”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分享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