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7人在京喝农药自杀疑因拆迁补偿太低

2019-09-16 10:07 来源:网络整理

视频加载中,请稍候...

 

7人服用不明液体

play 7人服用不明液体

 泗洪7名喝药者大部分来自青阳镇旗杆小区。7月23日,旗杆小区原址上正在修建商品房,开盘价格每平米4000元以上。新京报记者 王瑞锋 摄

   泗洪7名喝药者大部分来自青阳镇旗杆小区。7月23日,旗杆小区原址上正在修建商品房,开盘价格每平米4000元以上。新京报记者 王瑞锋 摄

  7月16日早晨8点10分,北京某单位门前,7名来自江苏泗洪青阳镇的中年男女掏出早已准备好的农药瓶,喝下农药,随后被送入医院抢救。

  上述喝药者的亲属告诉新京报记者,这7人在泗洪的房产遭遇拆迁,他们认为拆迁补偿不合理,曾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但未得到回应,在房屋被强拆后,他们决定喝农药,以期引起媒体关注。

  为了规范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活动,维护公共利益,保障被征收人的合法权益,2011年《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以下简称《征收补偿条例》)颁布实施。

  新京报记者在泗洪的调查中接到多个镇拆迁居民反映,称泗洪政府在征收拆迁房屋过程中,没有发布拆迁公告,也未出示相关手续批文,且补偿标准过低。双方未达成拆迁协议,但政府未通过法院,而是由住建局和镇政府人员带着施工队进行强拆。这些均严重违背《征收补偿条例》。

  对此,泗洪县委宣传部转述国土、城建等多部门回应称,对拆迁户所反映的各项问题,各部门都在调查之中,具体问题目前不便回应。

  “口头通知”的拆迁

  小区居民称从未见过征收补偿方案及征收决定公告

  7月16日下午,泗洪县青阳镇三里社区居委会旗杆小区居民王建兵看到网上的消息,才知道去北京反映拆迁问题的妻子孙成梅,竟然喝了农药。

  包括孙成梅在内的7名喝药者,大部分都来自青阳镇旗杆小区。他们做出极端行为的原因,与不满该小区的拆迁补偿有关。

  据了解,旗杆小区是1995年泗洪县政府对县城中心的青阳中路周边进行旧城改造而建设的安置小区,原住居民将原有平房拆除,按照县里统一规划在原址上自建楼房和平房,小区共有500多户,占地200余亩,改造后,政府下发了房产证、规划许可证和土地使用证,土地性质为国有土地。

  去年9月份开始,泗洪县政府再次以旧城改造的名义对旗杆小区进行拆迁。

  王建兵告诉新京报记者,拆迁是“口头通知的”。去年9月初,小区居委会工作人员入户动员,居民才知道小区即将拆迁。此后征收房屋过程中,都是由拆迁办和镇政府工作人员传达消息,他们甚至没有见过应由县政府发布的房屋征收决定。

  北京才良律师事务所律师朱孝顶表示,根据《征收补偿条例》规定,政府作出房屋征收决定,首先需公布征收补偿方案,征求公众意见。如多数被征收人不认可方案,还需组织听证会,根据听证会情况修改方案。

  但旗杆小区多位居民称,他们始终没有见过征收补偿方案,也没有提意见的机会。听证会更是闻所未闻。

  朱孝顶律师介绍,县政府在作出房屋征收决定后应当及时公告。

  但旗杆小区的居民表示他们从未在小区见过房屋征收决定公告。泗洪县政府网站上国土局信息公开页面也查不到该小区房屋征收补偿方案及相关信息。

  对此泗洪县委宣传部转述国土局回应称,对上述各项问题正在调查之中,目前不便回应。

  居民抱怨补偿价“低得离谱”

  房屋征收补偿价格不到周边商品房价格一半

  小区居民更难以接受的是拆迁补偿价格过低,居民们经过与拆迁办、居委会谈判发现,“补偿价格从1000元/平米到2000元/平米不等。”

  王建兵说,因为房屋征收补偿方案始终未公布并征求意见,所以这一补偿价格是“政府单方面决定的”。

  王建兵说,他家的住房面积约260平米,补偿价格是每平米1800元,而周边商品房价格每平米达4000元以上。今年4月,在旗杆小区原址上新开发的商品房开盘,3层以上每平米4150元。

  “这个拆迁补偿低得离谱。”王建兵说。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分享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