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4000多亩湖泊30年间遭蚕食破坏仅剩400亩

2019-07-03 21:08 来源:网络整理

  贺家池位于浙江省绍兴市,处于上虞区道墟镇、绍兴高新区陶堰镇和袍江开发区孙端镇的三镇交界地带,曾为绍兴平原第二大湖泊,面积曾达4000多亩。而在30年间,贺家池却几乎被破坏殆尽,只剩下400亩的水域面积。日前,中国青年报记者专程赴绍兴对此展开了调查。

  名存实亡的贺家池

  历史上,贺家池因唐代诗人贺知章的放生池而得名,也是这个大湖叫池而不叫湖的原因。

  古时“南通鉴湖,北抵海塘,旁有支港,水天一色,风景佳丽”的贺家池,今天即便是在绍兴地图上,也已难找到。记者日前在这里看到,面积曾达4000多亩的贺家池,已消失殆尽,走在曾经的湖区,满目疮痍、荒草丛生,废弃的砖窑厂、大大小小的烟囱荒芜寥落,而取土烧砖后留下的一个个深坑周边,则堆满了大量的泥浆和建筑垃圾。

  “30年来,这个大湖就是被一个个挖泥烧砖的窑厂和垃圾场一点点蚕食了。”生活在贺家池旁的邵家溇村村民邵宝木告诉记者,他是看着贺家池一天天消失的。

  一些上了年纪的村民告诉记者,因为湖大,过去晚上航行的船都会迷失方向,所以,在晚上湖边有专门的地方点上油灯,作为夜航船的航标。

  曾经一湖碧波的贺家池,不仅鱼肥虾美,还有着极强的水利调节功能。村民们说,小河连大湖,贺家池周围水网纵横,而绍兴平原地势南高北低,一下雨,上游水就会从南向北流,贺家池离孙端大闸才3公里,水经贺家池进入曹娥江。贺家池以巨大的容量发挥出强大的调蓄功能。

  但今天,除了一段环塘河和中心河,曾经碧波万顷、风光旖旎的贺家池,只留下了仅有的400亩水域面积。去年“菲特”台风来临时,由于失去了贺家池这个蓄洪屏障,整个水系很多快成熟的稻田被淹,百姓家中进水,4天不退。

  贺家池成了一些人手中的“摇钱树”

  在村民的记忆中,贺家池被蚕食始于上世纪80年代。

  1984年,贺家池东西两岸,当时的上虞县和绍兴县,因合作养鱼产量不高,要求对贺家池进行南北拦坝分割。随后,绍兴市政府批复同意,并明确拦坝不能影响贺家池的滞洪、蓄水、排涝,不准围湖造田,不宜构筑封闭小塘,对坝的设计则提出要符合水利排灌、交通航运等相当具体的要求。但所筑堤坝根本没有达到绍兴市政府的批复要求。

  之后,从1986年开始,水域涉及的原绍兴县皇甫乡、上虞县肖金乡等相关乡镇政府在贺家池围湖筑堤,建造砖窑厂,抽干源水后在湖底取泥挖土用以制砖,并一直延续至今。一些村民告诉记者,最多时,上虞和绍兴两县在湖底建的砖窑厂有十多座,在湖区立起了13根大烟囱,八九十辆挖土机昼夜作业,每年挖取的泥土达百万方以上。

  30年的取土烧砖,给贺家池留下的是一条条弯弯曲曲的堤坝和一个个巨大的深坑。记者看到,有的深坑达几十米。

  随着国家对实心粘土烧砖的逐步淘汰和明令禁止,贺家池湖区的砖窑厂近年来也被逐步关停。村民们本以为,砖窑厂被关停,贺家池也将恢复原有的宁静。在他们看来,窑厂不烧砖了,把拦水坝一推,贺家池就可以恢复过去的水面。虽然湖底的生态已无法恢复,但湖还在,大自然有自身的修复功能,假以时日,慢慢能够恢复。

  但令村民没想到的是,关闭砖窑厂后的贺家池,一个个挖土留下的深坑成了最好的垃圾处置地,曾经美丽的贺家池,取土挖坑后转身变成了垃圾场。村民们告诉记者,砖窑厂关闭后,每天都有大量的垃圾被拉到贺家池填埋,而除了建筑垃圾、渣土和生活垃圾外,挖泥取土的深坑还成了建筑泥浆的排放池。

  村民们说,垃圾填埋并非无偿,每车就要收取140元,建筑泥浆是40元一立方米。

  更让村民难以理解的是,在刚刚制定的《绍兴市城市发展战略纲要(2014年-2030年)》中,贺家池并不在重点湖泊的保护建设之内。在村民看来,一个曾是绍兴市第二大的天然湖泊,面临彻底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各种垃圾的填埋,无论从环保、生态上,还是从历史人文上,都让他们无法接受。

  “今天,挖土卖钱、填垃圾再收钱,贺家池成了一些人手中的‘摇钱树’。”一位村民痛心的说。

  历史的债总要还的

  眼看着大湖一天天消失,当地民众“救救贺家池”的呼声一直不断。随着浙江省“五水共治”的推进,贺家池的命运再次引发人们的关注,村民们希望,贺家池能恢复原有的模样,造福沿湖群众。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分享到:0